所有部门都应对基本法的歪曲负责,并损害公众对司法机构的信任
时间:2019-04-05 02:28:09 来源:稔湾门户网 作者:匿名


■各界人士批评鲍志金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进行法律解释。图为2016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投票解释“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个人资料图片

星岛全球网络新闻: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鲍志金日前出席了法治论坛,声称该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没有权力积极解释法律”,法律的解释将是法治。对于“长期伤害”,其不恰当的言论立即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一些政治和法律专业人士昨天接受了香港文汇报的采访,批评鲍志金故意歪曲宪法与基本法之间的关系,并贬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法定解释。 “人民”,但发表这样一个有偏见和不真实的声明,感到愤怒和遗憾,并质疑鲍志金作为法官。他甚至公开自己的政治观点,或让公众认为法官不是政治中立,甚至影响社会对香港司法独立的信心。

陈曼琪:无法形容的愤怒

全国人大代表,港口区法人陈曼琪对鲍志金声称全国人大“无权积极解释法律”感到非常愤怒,并直言不讳地说。陈曼琪指出,国家的司法制度是一个统一的制度,即国家最高权力结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永久性结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家的宪法和权力全部来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的解释也来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没有权力主动解释法律”。她还指出,即使像英国这样的西方国家拥有“以国会为先的原则”,鲍志金也没有理由不清楚。

正如鲍志金所说,香港“没有民主”,陈曼琪也说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民主,符合当地社会,历史发展和制度。不实行“100%西方模式”的民主不是不民主的。这个概念也完全错了。

陈勇:“母子法”有国际指导方针

全国人大代表和新社会团体代表陈勇认为,鲍志金故意歪曲全国人大解释法律的权力。他指出,国家宪法与“基本法”之间的关系,即“父母法”和“分法”,都有国际规范。无论是煽动年轻人违法的所谓法律学者,还是高级法官,他们都在香港的司法系统中。它已经滚动了很多年,鲍志金也经历了多次诠释。没有理由不理解它。没有其他原因,只是故意扭曲。何俊义:推动和不干预

国际公益法律服务协会会长兼立法会议员何俊义对鲍志金多年来一直担任法官表示失望,甚至对此表示错误。

他指出,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根据需要对法律进行解释,是否有案件,特区政府是否有任何要求,以及之前或在终审法院作出判决后。

至于鲍志金,对法律的解释将给法治带来“长期伤害”。何俊熙强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已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解释法律,对文章的含义作出权威性解释,例如,问:“如果下级法官判定有问题,他是上诉法院推翻,下级法官认为这是“司法自治的干预”。这是否有意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是最高级别的解释机构,上级推翻下属不是干预。“

何俊熙批评鲍志金作为终审法院法官,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他表达了对香港的看法并表达了事实。

人造国:部分遗憾

香港法律交流基金会执行主席和武术大律师直接指出,鲍志金在法律教学方面存在问题。他只是从普通法的立场描述了对方对“基本法”的理解,完全无视国家宪法的地位。

他指出,“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对法律的解释程序一开始就说“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他还说,根据“一国两制”的原则,国家宪法的有效性涵盖香港。回归后,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以维持资本主义制度。它也是按照国家宪法的规定执行的,但鲍志金完全忽略了这方面并做出了这样的偏见。备注,我很遗憾。